5·12麻城旋耕机事件

编辑:学我吧互动百科 时间:2019-09-27 12:57:38
编辑 锁定
5·12麻城旋耕机事件是指:2014年5月12日发生在麻城市铁门岗乡江河村旋耕机绞死一村民事件。[1]?
中文名
5·12麻城旋耕机事件
事故地点
麻城市铁门岗乡江河村
事故伤亡
1人

5·12麻城旋耕机事件事件经过

编辑
2014年5月12日上午10点半,麻城市铁门岗乡江河村村民王枝秀正在地里干农活,突然听到一阵惨叫声,循声望去,王枝秀发现丈夫罗清利驾驶的旋耕机冒起了黑烟,罗清利本人则倒在地上挣扎着。王枝秀连忙跑过去,眼前的一幕让她傻了眼。“丈夫的腿被旋耕机的刀片绞住了,肚子上还插着两把刀片,流了一地的血,机器还没停。”王枝秀在慌乱中关了旋耕机
等到村民赶来时,罗清利因失血过多,已经没有了呼吸。在一些村民的帮助下,插在罗清利身上的刀片被取了下来,望着丈夫惨不忍睹的尸体,王枝秀吓得浑身发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儿子罗小平从上海赶了回来,在处理父亲后事的过程中,村民们对这台“夺命旋耕机”议论纷纷。“这个位置不科学,防护板这么小,仅仅只有一块小铁板,怎么可能挡得住人呢?”村民张观发提出了质疑。村民罗清南则分析:“只要是搞机械的人都知道,这台机械前面重,后面轻,一不小心裤子就会被卷进去,估计是不合格产品。”
2014年10月8日,记者在罗家的耕地看到,这台旋耕机仍然停放在事故原处,机身已经锈迹斑斑。[1]?

5·12麻城旋耕机事件质疑旋耕机

编辑
村民们的议论,让罗小平对父亲的死因产生了怀疑。
罗小平翻出父亲购买这台农机的发票,发现这是一台享受国家农业补贴的神山牌旋耕机,是2013年4月中旬在与麻城毗邻的武汉新洲长兴盛农机公司购买的,加上配套的一台101B手扶拖拉机,总价是5850元,扣除国家补贴,实际只花了2640元。发票上的购买人是罗清利的侄子王立权。
罗小平在湖北省农机补贴目录上找到了父亲购买的这款神山牌旋耕机,它的型号为IGLZ-100。可是,仔细对比具体的配置,他果真发现了问题。他后来告诉记者:“国家标准和配置上标明产品重量是110公斤,而我家的这台机械只有70公斤。”
此外,罗小平还发现了更多的疑点。“我仔细查看了家里的这台旋耕机,机身没有标注生产厂家名称,与《国家推广农业机械产品目录》上同款机型的配置相比存在差别。”罗小平说,这台机器的旋耕刀在旋转时,用手去挂操作杆的时候,衣裤、鞋子很容易被旋耕刀绞住。最令他不解的是,这台机器实际只配备了16只刀片,但发票上显示的机型应该有22只刀片!
罗小平将这台涉事的旋耕机拍成照片发给了发票上显示的生产厂家——安徽省全椒县富民机械有限公司。生产厂家的答复让罗小平大吃一惊:这不是他们生产的产品。2014年10月8日,该公司总经理陈玉龙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我看到图片了,这不是我们生产的产品,确定不是!”
记者打开安徽省椒山全椒县富民机械有限公司的官网,找到了这款型号为IGLZ-100的神山牌旋耕机,其参数配置一栏显示结构质量为110公斤,总安装刀数为22把。这些数据与罗家的旋耕机的确存在明显差别。
难道真如罗小平所猜测的那样,这是一台三无产品吗?
“农机转借”断了维权路?
2014年10月8日下午,记者与罗小平一起来到新洲区长兴盛农机公司。办公室一位中年女员工在查看了罗小平提供的发票后表示,这款旋耕机确实出自该公司,但详细情况要问公司的负责人罗经理。不巧的是,罗经理正好不在。
根据这位女员工提供的电话,记者与该公司经理罗长生取得了联系。对于旋耕机的产地疑问,罗长生经理在电话中说,有可能是两个地方生产的,还有一种是山东产的。
之后,记者又来到新洲区农机推广站。令记者惊讶的是,出面接受采访的站长也叫罗长生。当记者以为这只是一个同名的巧合时,却惊奇地发现,这位“罗长生”就是刚通过电话接受过记者采访的“罗经理”,也就是说,卖农机的罗经理与管农机的罗站长竟是同一个人!换句话说,围绕这台出了人命的旋耕机,罗长生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
这一次,面对记者的提问,作为农机推广站站长的罗长生坚定地说,这台旋耕机就是安徽全椒产的,厂家说不是,他也没有办法了。至于刀片数量、重量不达标等问题,可能是当时机器没有合理安装。
对罗清利的死亡责任,罗站长明确表示,这个问题与他们没有关系。他的理由是:罗清利不是这台农机的主人。原来,罗清利是麻城人,因无法享受武汉市的农机补贴政策,就委托其新洲的侄子王立权代为购买了这台旋耕机。“如果是质量问题造成人员损伤,厂家和经营部门要协同来处理;如果农机是给别人使用时造成事故,我们没有理由赔偿。”
“即便购买者不是我父亲,出了事故经销商也不能免责吧?”罗小平对罗站长的说法十分不满。
随后,记者来到湖北省农机局,该局质量管理处处长徐华侨了解情况后表示,罗站长的说法欠妥,“至于到底是不是冒牌产品,一定会在10月20日前给出满意答复。”
正宗神山怎么会变身“山寨货”?
农机站站长突然离职
2014年10月20日上午,根据省农机局的安排,武汉晚报记者与武汉市农业局农机办取得联系。该办主任付文华提供了一份新洲区农机局出具的《关于对因农机事故惨死的罗清利的亲属投诉的回告》。
这份回告中写道,新洲区潘塘街农民王立权选购的拖拉机是潍坊潍瑞农机装备有限公司生产的正规产品,并纳入了湖北省购机补贴目录。旋耕机是安徽全椒县富民机械有限公司生产的合格产品,且证照齐全。两种机具均由湖北佳鹏机电有限公司负责销售。为方便农民购机,新洲长兴盛公司作为新洲辖区内的二级代理商组织现场销售。按照“一站式服务”的要求,新洲区农机监理站对101手扶拖拉机实行登记管理,并对机手王立权进行了安全培训后,核发了《湖北省农业机械操作证》。
回告还明确提出,在事故中因操作不当致死的当事人罗清利,不是新洲区域的农民,也从未在新洲购过机,所以对死者既没有履行教育培训的义务,也无法承担任何责任。
武汉市农业局农机办主任付文华告诉记者,整个事件用户应该负主要责任,但经销商已经同意出于人道主义考虑,给予不超过1万元的经济抚恤,但死者家属不肯接受。
那么,身为新洲区农机推广站站长的罗长生为何会兼任长兴盛农机公司经理一职呢?付文华主任称,他去新洲调查时曾经询问过这件事,但罗长生予以否认,并说长兴盛公司是独立法人单位,与农机推广站无任何关系。不过,付文华表示:“如果真的存在身兼两职这种情况,肯定是违规的。”
耐人寻味的是,记者了解到,2014年11月18日,罗长生已经被免去了新洲农机推广站站长一职。付文华随后证实,罗长生是“因个人原因主动提出离职”的,跟旋耕机事件应该没有关系。当天下午,记者致电新洲长兴盛农机公司,一名工作人员在电话中说,公司的罗经理前段时间已经不再担任农机推广站站长一职。
厂家坚称涉事农机不是他们的产品
2014年10月,死者罗清利的家属曾向湖北省工商局提交投诉材料。当年11月初,新洲区邾城工商所通知死者儿媳毛丽过去调解。但当天农机经销商并未到场,罗小平认为对方没有诚意,调解没有收到效果。
罗清利惨死旋耕机刀片下至今已经快8个月了,罗小平及家人奔走在多个部门,仍希望讨一个令人信服的说法。
记者还了解到,2014年8月25日,湖北省农机安全监理总站对此次农机致死事件出具过一份调查报告。该报告称,罗清利在驾驶拖拉机转移过田埂沟时,没有切断旋耕机的动力,导致过沟时人体失去平衡,被旋耕刀卷入机械下方,身中4刀当场死亡。
罗小平最疑惑的是旋耕机是否存在质量问题。2014年12月10日,记者再次致电安徽全椒富民机械有限公司经理陈玉龙,他仍然语气坚定地表示,这台旋耕机不是他们厂的产品。“我们已经发函给湖北省农机部门说明了这一情况,不清楚他们为何仍然说这是我们的产品。”
陈玉龙的这一说法,在该公司于2014年9月10日向安徽省农业机械技术推广总站出具的一份情况说明中也有提及。这份情况说明写道:根据两种产品相对比,湖北农民罗清利所使用事故旋耕机不是安徽省全椒县富民机械有限公司生产的产品。
2014年9月12日,安徽省农业机械技术推广总站将这份情况说明以及协查情况一并转交给了湖北省农机部门。
正品旋耕机咋成了“山寨”旋耕机?
上月21日,罗小平再次来到为涉事旋耕机开具发票的湖北佳鹏机电有限公司。由于当天该公司经理李友生不在,他只好通过电话与对方取得联系。
在罗小平提供的通话录音中,李友生说他前段时间到新洲去了解过,那边的解释是,货是补贴后卖到新洲的,一年之后转到麻城去了,中间一年有人经过手。佳鹏公司开的发票,给罗长生经理也是全椒的货,这都是没有争议的事实。至于罗长生与购买者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搞不清楚。
当罗小平提出要把涉事旋耕机的照片送给李友生查看时,李友生表示,照片他已经看过了,厂里和省里都给他看过。“这个产品确实不是全椒的货,湖北省两个监理站都已经确认了。全椒的老板上次也到我这里来了,他也讲了这个问题,他说如果是厂家的问题他们肯定会解决,他的口气跟我是一样的,要是我佳鹏公司的问题,我们肯定站出来解决,我发的确实是全椒的货,开的发票也是全椒的,我们没有问题。”李友生强调,现在造成这样的局面,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他也不知道。
李友生最后还表态,如果需要出面,他只会说明两点,第一,佳鹏公司发出的货确实是全椒生产的神山牌旋耕机;第二,佳鹏公司开的发票也是全椒生产的神山牌旋耕机。
如果李友生的说法是真的,那么,问题似乎就变得简单了:正品的神山牌旋耕机从佳鹏公司发货到了新洲长兴盛农机公司,但长兴农机公司最后卖到用户手里的神山牌旋耕机却变成了“山寨货”!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本报记者将继续追踪调查。
这台夺命旋耕机到底有没有质量问题?到底是不是“山寨货”?武汉晚报记者在进一步调查时发现,罗清利惨死旋耕机下的事件发生之后,出现了一连串蹊跷的事情。[1]?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社会事件